<track id="zbhtr"></track>
<ol id="zbhtr"><b id="zbhtr"></b></ol>
<th id="zbhtr"></th>
<nobr id="zbhtr"></nobr>

<address id="zbhtr"><strike id="zbhtr"><ruby id="zbhtr"></ruby></strike></address>

<em id="zbhtr"><ruby id="zbhtr"><del id="zbhtr"></del></ruby></em>

<form id="zbhtr"></form>
<output id="zbhtr"><ol id="zbhtr"></ol></output>
<rp id="zbhtr"></rp>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
中國再無P2P
發布時間:2020-12-28

七年之癢,一朝歸零。沒有什么比孔尚任那句話,更能形容P2P的風光和短命。

 

1127日,銀保監會首席律師劉福壽在財經年會上表示,全國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由高峰時期的約5000家逐漸壓降,到今年11月中旬完全歸零。

 

過去半年,銀保監會時不時出來倒數,從6月底的29家,到8月末的15家,再到10月中的6家和11月初的3家,P2P在市場的注視下小步快跑,奔向“歷史的垃圾堆”。

 

至此,P2P大幕正式落下,一地雞毛,一片狼藉。

 

雖然早在2007年,P2P就進入中國,但真正起勢,還是在2013年,一時間P2P成了互聯網金融創新的代名詞。

 

P2P變壞,是從信息中介變成信用中介開始的。

 

金融,用錢賺更多的錢,向來是人性的修羅場,貪婪和恐懼是金融市場亙古不變的主題。P2P的服務對象不再是銀行顧及不到的長尾客戶,大大小小的平臺爭先恐后開展信貸和吸儲,充當影子銀行,卻不用受到資本金、杠桿率和投資者適當性等監管約束,風控和合規棄之敝履,野蠻生長之下富貴險中求,如宿命般跌入資金池、自融、挪用和底層資產劣化的陷阱,直至爆雷。

 

最開始是披著P2P外衣行騙的e租寶們垮塌,接著就是行業頭部公司紛紛倒掉,在2018年市場信心被擊潰,地方政府在被明確為監管主體責任后凌厲出手,關停并轉,刑事立案,清退成為獨木橋。在2019年,一度網絡小貸是P2P行業的轉型“窄門”,但進入2020這個史無前例的黑天鵝之年,終成妄想。

 

這是一場代價慘痛的市場公開課。P2P不是共享單車,后者泡沫破裂,買者自負,風險不會外溢成整個社會的風險。而P2P將眾多的出借者和投資人拖下水,并綁架銀行等持牌機構,讓全社會陪著加杠桿,滿盤皆輸,收割了智商稅,洗劫了財富。

 

P2P給我們的最大教訓,就是監管沒有及時補位,再出手已是清算。事實上,過去數年,在P2P之外,面對金融持牌機構的“花式創新”,監管部門怕擔上阻礙創新的名聲,使得日后對套利業務和通道業務的整治成本不斷增加。如何平衡監管和創新,并不容易。

 

金融,交易的不僅僅是數據,還有人性。這也是為什么,金融必須持牌,必須在監管視野之內。有P2P的前車之鑒,網絡小貸遭遇嚴監管,也就并不意外了。

 

一天后,銀保監會副主席曹宇在北京參加2020中國金融學會學術年會時稱,堅決打擊偏離實體經濟需求、危害金融穩定、侵害消費者權益的“偽創新”“亂創新”行為。而一個月來,對金融持牌和監管的強調,對金融創新的審視,不絕于耳。

 

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金融創新的寬松周期已經過去,金融強監管的時代已經到來,這是市場規律,亦是能量守恒規律。

国产精品蜜桃无码xxx_人妻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无码三级片精品网址_亚洲AV元码天堂一区二区三区